银河游戏平台-官网注册

  • 手机版

    扫码体验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以色列摄影图片
更多以色列图片

以色列(Israel)

以色列位于西亚巴勒斯坦地区,地中海的东南方向;亚洲西部,亚、非、欧三大洲结合处。沿海为狭长平原,东部有山地和高原。以色列北靠黎巴嫩、东濒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则是埃及。以色列西边有着与地中海相连的海岸线、在南边则有埃拉特的海湾(又被称为亚喀巴湾)。

​以色列重要的产业是观光业,其优势在于以色列国内大量而又珍贵的历史和宗教遗迹,从犹太教、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及其他独立教派)、伊斯兰教、到巴哈伊教等都有。另外以色列的温暖气候和丰富的水利资源也是优势之一。以色列的观光业包括了围绕于圣地的各种历史和宗教景点,也包括了现代的度假海滩,以及各种考古学观光、古迹观光、以及生态旅游。

以色列位于西亚巴勒斯坦地区,地中海的东南方向;亚洲西部,亚、非、欧三大洲结合处。沿海为狭长平原,东部有山地和高原。以色列北靠黎巴嫩、东濒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则是埃及。以色列西边有着与地中海相连的海岸线、在南边则有埃拉特的海湾(又被称为亚喀巴湾)。

​以色列重要的产业是观光业,其优势在于以色列国内大量而又珍贵的历史和宗教遗迹,从犹太教、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及其他独立教派)、伊斯兰教、到巴哈伊教等都有。另外以色列的温暖气候和丰富的水利资源也是优势之一。以色列的观光业包括了围绕于圣地的各种历史和宗教景点,也包括了现代的度假海滩,以及各种考古学观光、古迹观光、以及生态旅游。

[收缩介绍]
摄影游记攻略
  • 哭墙——以色列观光

    哭墙——以色列观光

    不身临以色列,就无法体会其面对的复杂宗教和历史矛盾。哭墙集中反映了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历史纠葛。P1 哭墙全景。哭墙正名为西墙,是原犹太圣殿的西侧宫墙。但现在看,它位于金顶的阿克萨清真寺的东南一侧。远眺圣殿原址。在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市中心,矗立着伊斯兰教的圣殿阿克萨清真寺。非伊斯兰教人士一律不准入内。这里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共同圣地。历史上的许多战争由此而起。仅基督教十字军东征阿拉伯地区,战争就延续了两个世纪。公元前十世纪,在犹太王国首都耶路撒冷锡安山上建立了所罗门圣殿,即犹太教第一圣殿。300多年后,古巴比伦人占领耶路撒冷,摧毁了圣殿。50年后,犹太人复国,在原址新建圣殿,史称第二圣殿。公元70年,罗马帝国镇压犹太人抗争,再次摧毁犹太圣殿。而犹太人被驱散到世界各地。这是以色列国家博物馆展示的第二圣殿模型。第二圣殿时期的耶路撒冷模型(局部)。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占领耶路撒冷,然后在犹太第二圣殿废墟上建立了伊斯兰教的阿克萨清真寺。极端犹太复国主义主张重建第三圣殿。争夺耶路撒冷和圣殿的主权,是中东纷争的死结。虽然以色列1948年复国,并在历次中东战争中将耶路撒冷全部据为己有,但犹太人还是只能在圣殿西墙遗址下祈祷,不能进入圣殿围墙内部,因此西墙得名哭墙。虔诚的犹太教徒在哭墙下祈祷。哭墙对外开放,男士进入男士专区,只需自取一顶犹太式样的小帽戴在头顶即可。以色列国旗在哭墙前飘扬,但以色列人却不能进入圣殿核心区域,因为那是伊斯兰教圣地。巴、以心结何人可解?哭墙前每天都有信徒虔诚倾诉。他们不拒绝拍照,甚至可以将镜头抵近脸部。信徒在哭墙前书写祈祷词,复颂经文。人们把自己的祈求和愿望写在纸条上,塞入哭墙的缝隙。据说游客的纸条占了多数,他们并不是犹太教徒。遥看哭墙。哭墙长50米,高18米,还有大部埋在废墟之下。这个高度只算到大块石头。再上部的小石块围墙是为了防止圣殿区的阿拉伯激进分子向下投掷石块而新建。哭墙不光为了哭。哭墙前,几个犹太人高兴地载歌载舞跳起了民族舞蹈。希望在前方。​

    夜色独凉 2019-12-26 588 人 已 阅读

  • 在宗教原点——圣城耶路撒冷看世界末日

    在宗教原点——圣城耶路撒冷看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究竟是什么?玛雅人给出了极其准确的时间:20121221!而这一天却是我们一干21人在耶路撒冷的约以九天旅途中第一次见到以色列湿季的雨水,习以为常地一天换着四季的衣服,而那天真正把我们全部的衣服穿上而不再脱下的一天:浓灰的云层下,凛冽的寒风在橄榄山上阵阵袭来,太阳躲闪着浓云,不时把耶稣光投射到橄榄山上密布的犹太墓穴,传说,他们等待弥赛亚的来临,相信到那时弥赛亚会来到这里召唤他们,使他们都会从死里复活,与他一同进入荣耀的天国。已经到了世界末日的时刻了,他们还在等着复活吗?以色列对于中国人来讲,文化、历史、宗教差异巨大,绝少交集!我相信行万里路后对万卷书的顿悟,所以你不身临此地,你绝不可能真正读懂犹太人,也不会理解后来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他们由来已久的纷争、割舍。事实上,还没到世界末日,我们的摄影之旅似乎注定要没开始就要结束了:11月14日巴以再度开火、以色列启动防务之柱以铁穹拦截哈马斯的土飞弹,战机不断轰炸加沙,情势紧急,几乎放弃约以之行,不断与<龙摄天下>沟通情况。终于,11月22日传来停火协议达成,距离我们的启程日仅22天!然而提早一天到北京,正值出发的时刻,自加拿大传来噩耗,真正启动我在2000年重新发烧的、一起在元阳、坝上、仰天湖草原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吃得比猪香,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大哥张老板陨于六旬。至此,生与死,现实与历史,宗教与世俗,在以色列的行程中,就至始自终地纠结在一起!对于国内的旅者,惯常去西藏高海拔征服几千米的雪山,似乎要证明自己脱离地心引力的能力。而今天我们在以色列,将要翻越0海拔“高山”后,一路下来,去理论上离地心更近、吸引力更强的-422米海平面。但就是在那里,死海却能把地心对你的吸引力减为“零”,绝对不会沉没!从这个意义上洼地里的民族和大陆民族还真的不同,无论他们种的粮食、养的牲畜、住的房子以及信仰的神!加加利海是内陆的淡水湖,它应该著名,因为它是世界第二低海拔湖,低于海拔二百多米,仅次于死海。其源头却是鼎鼎大名的约旦河从戈兰高地汇流而成,这是我们第一晚的住宿地。白天六个小时的时差的不适,早已经被第一天的忐忑、新奇的心情压在潜意识表层了,对了,就是那个叫弗洛伊德的犹太人说过的。约旦河很小很细,却是耶稣诞生后最重要的生命载体,并且演变出基督教的重要礼仪——洗礼(受洗)!我们在以色列会受到洗礼吗?当然仅仅是以色列,对犹太的历史和宗教恐怕还是走马观花,事实上我们这次的行程在第二个早上就过关到了约旦,开始了约旦杰拉什、佩特拉、瓦地伦等地时空穿越旅程。杰拉什始建于希腊统治时期,有许多罗马统治时期的古迹,两千年前的古罗马建筑使你恍如身处罗马古城。在大片《夺宝奇兵》和《阿拉伯的劳伦斯》已经很神往的佩特拉,号称粉色之城,各种颜色的沙岩遍布峡谷,使得他们的先辈无需烧砖制瓦,就可以在崖谷峭壁上凿刻成无数的城堡、宫殿甚至剧场,还诞生的一种叫沙瓶画的艺术品。号称月亮谷的瓦地伦地处约旦南部壮观的沙漠山谷,这里绝无仅有的地貌与月亮极像,这是约旦荒凉的地区,丰富的景观中仅有几千贝都因游牧民族和他们的羊毛帐篷存在。直到再度回到以色列,已经是在它最南端的红海海滨城市——美丽的埃拉特了。红海的珊瑚和美丽炫彩的鱼,只要潜水就能触摸到。而海滨港湾中停泊的游艇,昭示着以色列的迦南以前是,现在仍然是“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地方”。红海尽管美丽,但够不上死海著名!这是个不会游泳的人都不会沉下去的“海”,足够吸引我这个不会游泳的人了!然而更惊奇的是,死海对于皮肤的保健护肤作用简直可以说是神效,角质、皮炎一扫光!当摸着光滑的皮肤,恍如自身不曾存在过,是别人的皮肤吗?然而更加美丽的是这片海,灵动、炫彩、无暇!比任何其它的海更加鲜活,我们的影像记录了死海的万般风情。进入到耶路撒冷、伯利恒才知道A区、B区、C区的含义,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分割、自治、隔离墙和定居点,国家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去了三国五地:以色列、约旦、巴勒斯坦以及基督教的伯利恒和巴哈伊教的海法。这个充满了宗教、民族习俗和文化碰撞的地区,必定是充满了丰富人文题材的应许之地,摄影人题材的归宿!但是人文对于影像,视角构图不仅是人、还有物。因此耶路撒冷、伯利恒的大场景、各类教堂、市井街角、书文饰品、佳肴粮蔬等皆是构成犹太、伊斯兰和基督教人文的影像元素,所以不仅拍摄哭墙正统犹太教人的特写是人文,橄榄山墓地的大场景也是人文,甚至刚走过来死海风光糖水片也是人文。它的美丽和疗效令人相信这个古老的传说:埃及艳后(Cleopatra)就是因为要霸占死海的天然宝库而鼓动马克/安东尼(MarkAnthony)攻打以色列。而真实的罗马人对以色列的战争发生在约公元一世纪的马萨达,这里是希律王在公元前37年所建,而在犹太人大起义失败后成为避难所。相对死海高出450米的坚固堡垒修建了可以贮备充足粮食的仓库、匪夷所思高技术含量的蓄水池,甚至还建有马赛克铺垫的游泳池和桑拿浴池,以至于罗马大军两年都没能攻下来。在罗马人建筑了同等高度的攻城坡道后,坚守的犹太人决定在逾越节殉难,因为教义规定不能自杀,以致后来罗马人只找到死于自己的亲人、同胞手刃下的960具尸体。他们从几个幸存躲在蓄水池的活下来的人口中得知最后时刻、起义领导人的话:“我们是最先起来反抗罗马,也是最后停止抗争的人,感谢上帝,当我们从容就义的时候,我们是自由人!”。所以,一个四海一河(地中海、红海、死海、加加利海以及约旦河)的国家注定是文化撞击、宗教交汇、民族汇合的炙热之地,人文题材从不缺乏,各种视角都可以册编成集。如果说耶路撒冷几千年来充满着死亡和新生也即复活,那么是犹太教对于耶稣的故事,还是基督教旧约或者是伊斯兰古兰经克隆着同样的说教?这个精神正在一直延续着,我们不断用未来的理念构筑着新的宗教,例如,海法(以色列第三大城市,地中海海滨城市)的巴哈伊教。巴哈伊信仰把人类视为一个地球上的大家族,曾经的、现存的“唯我独尊”视其他宗教为异端邪说的偏见,并非上帝的本意,事实上,诸如印度教、犹太教、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些信仰体系的称呼、经典里的故事,甚至其创始人的名号,历史上都相互借用甚至彼此克隆过。巴哈伊信仰教义之一是宗教同源,人类是单一的种族,上帝已启动了历史性的力量,正摧毁着传统的种族、阶级、教义和国家间的隔界,并将适时引发一个世界性的文明,人类社会正在不断地消除偏见。如此振奋的理想是自另一个犹太人——马克思,引导过的史无前例的世界革命后,未曾有过的新鲜空气。然而如果不用未来的理念思考,揭开古老的石板,玛雅人的预言也差点摧毁了人类的阶级、种族、国家的界限,让全人类第一次有了统一的期盼和绝望!这是跟宗教相反的宿命逻辑:宗教知道必死,但死后可以复活,升入天堂。而20121221那个时点一切都结束了,于是宗教的宗教也终于没有被统一!幸好,我们在橄榄山的那天也只是被雨淋回来酒店,之后,大好晴天,甚至见到了彩虹。不论是死还是复活、不论是宗教同源还是世界末日,现实的是,我们看到的以色列背后的精神是:受辱而知后耻、争寸土而立国、有理想始建国!1881年,俄罗斯籍犹太人医生平斯克尔出版了《自我解放》一书,提出了建立犹太民族国家的想法。1896年,匈牙利犹太律师赫茨尔新著《犹太国》,完整阐述了犹太复国主义思想。接着犹太人回到迦南、耶路撒冷、约旦谷地、特拉维夫,连文字语言都是复活了古希伯来语言,使之变成日常用语,这样的民族怎能不强?!我们曾经接受着这个民族一个名人的另一种思想,并应用着,我们却对这个民族根本不了解,这就是人文!我们不了解别人的人文,同时却丢掉了自己的人文,这个世界唯一需要我们用文字和影像记录的人文。历时11天,12月24日我回到了广州。5天后,坐在广州大剧院,以色列爱乐乐团正在有中东古老帕西血统的印籍指挥家——祖宾·梅塔的指挥下演奏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乐。被称作“贝多芬第十”的这首交响乐,堆砌了勃拉姆斯整整十五年的乐思,似乎宗教般地宣示着一样的世界大同,上帝同源的理念。舞台上我又看到几个乐手头戴的小圆帽(Kipa),甚至还有两鬓挂着极端正统犹太教显著标记——辫子的乐手,原来在他们严肃正统的宗教背面也流淌着世俗的灵性。沉浸在音乐里,于是我记起:寻找到的耶路撒冷耶稣宗教启点,度过的玛雅人世界末日。当今天再回到中国的现实原点,怎样构建我们未来的摄影生活呢?注:巴哈伊教在我国有著名房地产业人士潘石屹夫妇加入该教。(全文完。2013/1/9于广州,张璟)

    风起云影 2019-12-20 635 人 已 阅读